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哈米

哈米

 
 
 

日志

 
 

《太祖秘史》有感~~  

2010-10-26 14:03:13|  分类: 转载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完《太祖秘史》,感慨颇深,写不出来,转载个.....

* 青娅
    虽然乌倩倩在三部秘史中的角色有些眼熟,但是“青娅”还是让人感到了一些新意。《孝庄》中的哲哲让人感觉她只是一个贤惠明智的福晋和一位善良慈爱的姑母,皇太极宠爱玉儿也罢,宠爱海兰珠也罢,哲哲永远是宠辱不惊,让人不免生疑。但是《太祖》中她终于成了“妻子”。她渴望丈夫的爱,她愿意放弃自己的一切去换作一天的东哥,体会一下被宠爱的心情。可是努尔哈赤并没有满足妻子最基本的心愿。因为他欺骗了最疼爱青娅的玛父,让青娅不得不硬起心肠赶他出门,这成了青娅一辈子也弥补不了的过错,火烧佟家庄园也罢,一辈子尽心周全也罢,她得到的顶多是一颗报恩的心。
    如果只是这样,也并非不幸,哲哲总算得到了皇太极全心全意的尊敬,可是努尔哈赤这个自负到极点的男人,他根本不能容许别人成为他的恩人,青娅的恩情随着他地位的上升,越发成了一种负担和耻辱,五兄弟提醒青娅嫂嫂是他的恩人,换来的只是他对青娅更大的不满。她做得越好,付出越多,努尔哈赤越疏远她、戒备她,逼得青娅只能用三尺白绫才能解开这个心结。原来完美也是一种错。

* 孟古
    她是我既能理解也很喜欢的一个女子。虽然不像青娅那样完美,可是小儿女的心性自有她一番动人之处。孟古本是叶赫无忧无虑的小格格,长兄给了她慈父一般的宠爱,如果不是她太爱自己的家人,为了姐姐甘愿牺牲一切,也许她的命运也不会如此。
    她这一生,有爱有恨,纠缠得自己都理不清楚,可是她爱得有凭,恨得有据。她穿上嫁衣的时候,并不知道丈夫是何许人,但是一旦发现他是这么有抱负、有气概的男人,她必然会爱上他(插上一句,编剧的“征服”理论惟有这一次是讲得通的)。知道最爱的大哥死于非命的时候,她也必然会恨他。努尔哈赤确实不想杀纳林,箭头也真的是没长眼睛,但是面对自己的亲哥哥,谁还能这么明智?恨,才是最近人情的,能理解的恰恰是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恨,而不是东哥那种可怕的“宽容”。
    论聪慧,她比不上东哥和那齐娅,看不懂什么大势所趋;论贤惠,她也比不上青娅。可是恰恰就是这点儿“固执”,认为值得爱就爱,认为应该恨就恨,只凭自己的心性。真心真意爱自己的家人,爱自己的哥哥姐姐,在本剧一团糊涂、不顾一切的“爱情”里,显得那么难能可贵。

*阿巴亥
   这个拥有了努尔哈赤后半生的女人,用她的心机,她的容貌,她的所有为这个盖世英雄殉葬一生!从她抱住布占泰的腿求他带自己回去的时候,你就能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有些手段的,后来她讨得努尔哈赤的欢心以及为了儿子所做的一切,虽然让人不太喜欢,却是可以理解的。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一个被爱人拱手相让的女人,她只能靠自己,她叮嘱多尔衮要自立自强,正是她这一生的经验所得。其实身处后宫,这点点手段算得了什么,如果都像青娅和孟古那样你尊我敬,历史上岂不是要少70%的宫廷政变。阿巴亥只不过是打翻醋坛子牢骚两句,或者送个点心笼络笼络皇子罢了,这要放到《金枝欲孽》里简直拿不上台面。她功利,有心机,这正说明她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嘛。

* 那齐娅
   她的聪慧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也是她痛苦的根源,看穿了阴谋和谎言,却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还不如浑浑噩噩终此一生来得好。
    不明白,她怎么就爱上了努尔哈赤?真的是因为他的万丈雄心征服了那齐娅?编剧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更加女人化的理由?她对最能打动女人心的痴情和善良视而不见,偏偏象飞蛾扑火一样爱上毁了自己的男人。努尔哈赤杀死她的父亲尼堪外兰的时候,忘记了她的救命恩情;努尔哈赤劫持了她来和李成梁做交易的时候,没有在乎过她的生死;努尔哈赤让她转嫁舒尔哈齐后来又逼着她回到李如柏身边的时候,没有考虑过她的尊严。让一个女人爱上这样一个男人,而且爱得死心塌地,必须有一个非常非常充分的理由,可是编剧并没有给。这不失为此剧的一个遗憾,如果我是她,我会更为珍惜那拥有金子般的心的男人——舒尔哈齐。

*东哥
     再来说东哥吧。她显然是本剧的第一女主角,既然如此,那就应该赋予她女主角所必须具备的第一要素——坚贞(这么说好像有点性别歧视,其实男主角也应该这样,只是他差的更远)。如果编剧真的想让努尔哈赤和东哥如“序言”里说的那样是“心心相印”,那就让他们一见钟情去好了,为什么还把舒尔哈齐拖进来?一刻钟以前,东哥还待在城楼上望眼欲穿,等着舒尔哈齐来娶她;一刻钟以后,东哥就把自己的来世许给了努尔哈赤。我真的不能理解,因为我自己知道在爱情里受过伤害的人,要忍受怎样的痛苦、要多少次提醒自己忘记过去,才有勇气重新去爱,这是相当漫长的过程,没想到这个过程在东哥这里只需一转眼的功夫。
    还有啊,爱一个人是需要理由的!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的性格就像火和水一样界限鲜明,这一点东哥很清楚。她曾经那么清楚明白地对舒尔哈齐说:“努尔哈赤跟我大哥一样,心里有太多的抱负,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不舒服。……我爱的是你呀,舒尔哈齐!”东哥几乎是同时遇上了他们兄弟俩,努尔哈赤甚至还占“天时”更早一些,以东哥的智慧,她确实是在认真了解并比较过这对兄弟以后,才选择了舒尔哈齐。说实话,头两集努尔哈赤刚出场的时候看着还是挺顺眼的,也很让人同情,但是东哥格格明确表示不爱他!等着努尔哈赤开始不择手段、不怎么招人待见、而且还害死了她大哥的时候,她却开始爱他了!真的不好理解啊……
    她的恨也同样值得切磋。在纳林的死上,孟古比不上她姐姐,太钻牛角尖。可我想说的是,如果是真的宽容,那就一以贯之的宽容下去,前后矛盾让人不好理解。纳林死的时候,东哥就很明白战场上“刀箭无眼”这个道理,那么金台吉的死她为什么就要耿耿于怀呢?要说努尔哈赤对金台吉也算“仁至义尽”啊,那么诚心地招降,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还要让叶赫跟爱新觉罗共享尊荣,是他自己不明时势、不知进退、非要自杀的呀,东哥你这个时候怎么不把对待纳林之死的心胸用到这里呢?看来还是跟二哥亲啊,金台吉有这么个妹妹,在地府里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我这么说,并不是觉得不该爱或者不该恨,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头,东哥既有爱的理由也有恨的理由,但是编剧最好能让它前后吻合起来,不要今天这样明天那样,也许编剧是为了让女主角内心丰富、形象饱满,可是过犹不及啊,弄得这么矫情、善变就不好了吧。
    如果只是自己在那里矫情儿也就罢了,偏偏就是她对努尔哈赤莫名其妙的“恨”断送了舒尔哈齐的性命。就本剧观点,努尔哈赤想除掉自己的弟弟有这么两个环环相扣的前提:第一,东哥非常恨他,要坚决贯彻金台吉“只要有一个女人也要讨换血债”的指示;第二,只要东哥相求,舒尔哈齐就会帮她复仇毁了大金江山。看前提一,孟古要报仇、叶赫的旧部要报仇,她是一个劲儿劝,道理一套一套的,现在非说她自个儿特想报仇,谁信哪。最气人的就是后一个理由了。在舒尔哈齐心中,比生命更重要的是东哥,比东哥还重要的是自己的哥哥。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悲剧并不是为了哥哥鞠躬尽瘁,而是鞠躬尽瘁了,那个哥哥并不领情!!东哥去求他他就会背叛他哥哥吗?努尔哈赤太不了解自己的弟弟了,如果舒尔哈齐真有这个心,二十年前建州都督已经不是他了。死就死吧,不过死在这么莫名其妙的借口之下,我替舒尔哈齐冤得慌啊!
    不喜欢东哥还有一个理由。戏里她最常见的一个动作是什么?我觉得就是动不动 “嗖”就把小匕首拔出来。“死”本是很让人感动的事情,只是用的次数太多了——起码五次,不免让人产生“感动疲劳”。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在这若干次自杀中,一次是因为她不想嫁给努尔哈赤,一次是因为她不能嫁给努尔哈赤。一个字,太能“作”!
   
——————————————————————————————————   
   
    《秘史》不可能不谈情,可是也不要弄得这么滥情吧。努尔哈赤从十三副盔甲骑兵最终割据辽东,就算不是英雄也得算枭雄吧,那些铁与血、权与术的故事未必就不好看,没必要弄得太祖跟个情圣似的。还有啊,在戏里我就没看见有哪道坎他是不依靠女人自己抗过来的。李如柏那边找茬,都是那齐娅出头;叶赫来挑事,都是东哥摆平的;和五兄弟闹点内讧,都是青娅调解的……把努尔哈赤写得这么没本事,别说我们满人看了不答应,就连汉族朋友恐怕也会郁闷啊——“难道我们当年就是败给了这么一号人物吗?”
    如果真是打谱拍琼瑶剧,也不是不行,但前提必须是感情要符合逻辑。肥皂剧看多了,一般都是两个男的喜欢一个女的(《浪漫满屋》),或者是两个女的喜欢一个男的(《仙剑》),《太祖》可好,六个女的对一个男的,正确的说剧中只要是个女的就会喜欢这个男的,怎能不让人抓狂!原配的、曾经深爱别人的、别人深爱自己的、被抢来的、被献上的,不管什么样的情况,最后都只是一个结果——爱上他!合情吗?!合理吗?!
    当那些人第N+1次说“他是一个值得爱的男人”的时候,我真的忍不住了,最想接的一句话就是——给我一个理由先!
    我这里倒是有一些不爱他的理由:
    他睚眦必报——青娅曾经把他赶出过佟家庄园,这成了青娅一辈子也弥补不了的过错;五兄弟选择为了青娅嫂嫂留在庄园,伤了努尔哈赤的自尊,所以他也从来没有尊重过五兄弟;就因为自己的爱得不到满足,就要拆散一对相爱的男女(我真没觉得布占泰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东哥,倒要被她连累死),自己的爱是爱,别人的爱就不是爱了吗?
    他忘恩负义——青娅和五兄弟对他都有救命之恩,他又是怎么对待他们的。“我难道没善待他们吗!从佟家庄园的庄户,到督府衙门的将军,他们有了官职,他们有了妻妾,他们有了府宅,他们还想要什么?!”不仅早忘了他们对自己的恩情,还总觉得自己对人家恩重如山,这种人也能做领袖?
    他爱慕虚荣——我一直怀疑他是不是象他标榜的那样真心爱东哥,还是仅仅因为那是大名鼎鼎的的叶赫第一美女?“凭她的容貌地位,有多少男人愿意为她去死,可她居然肯为我去死。”那叫一个得意啊!“东哥不是普通的女人,所有女真部落的首领都以娶到东哥为无上的荣耀,我刚当上都督,我更需要这份荣耀,如果东哥嫁了别人,就算嫁给我的亲弟弟,我还有脸当这个都督吗?”亲弟弟一生的幸福,分量还不及他的面子!
    他生性多疑——他怀疑的人多了,而且还都是他至亲的人:弟弟、妻子、结拜兄弟,不晓得他晚上都是怎么睡觉的。例子多不胜数,我只说最让我气愤的那个。舒尔哈齐为了借兵救他,忍受着失去爱人的痛苦,用颤抖的手,留着泪在叶赫的婚约上签下了他努尔哈赤的名字,换来了什么?“舒尔哈齐,你要不是我的亲弟弟,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你。”
    他伪善狡诈——他以退为进这一招用得实在是出神入化,第一次让都督,逼得舒尔哈齐自己放弃了东哥;第二次让王位,导致了舒尔哈齐带兵出走;最阴险不过第三次啊,“我要诏告天下,从今日起,我和我的好兄弟舒尔哈齐并肩共坐大金汉王”,舒尔哈齐刚一推辞,立马就变了:“好吧,我的好弟弟,哥哥不勉强你,什么为王不为王,从今往后,你我都不去做这个太阳,打了几十年的仗也真是太累了,我们好好过上几天舒心的日子吧。”然后就扬长而去,把手无寸铁的弟弟留给了他残暴的儿子。那时候要有奥斯卡奖,努尔哈赤真是当之无愧的影帝啊!
    编剧本来是想把男主角渲染成完美无暇、人见人爱的一朵红花,只是上色上过了头,楞给整成了一朵罂粟,不招人待见。倒是几位绿叶,绿得各有特色,分外鲜亮,几大帅哥或善良,或痴情,或刚直,相映成辉,抢走了男主角的不少光彩。几个大美女虽然爱得胡里胡涂,却演得可圈可点。客观的说,本剧尚可一看,如果你不太计较爱的理由的话。正如周星驰的《大圣娶亲》中所说: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